您的位置: 汩罗信息网 > 娱乐

老爷车收藏翻新与再生

发布时间:2019-12-01 17:40:14

老爷车收藏:翻新与再生

邱妍

收藏了一百多辆老爷车的黄宗敏,特别享受自己寻找配件完成翻新的整个过程。买了翻新好的,与自己做的成就感完全不同。翻修的工人不是修理工,而是艺术家,是在打造艺术品。]

成都三和企业集团董事长黄宗敏每天上班第一件事,一定是跑到车间去看那些他收藏的老爷车。

在成都,他有着约2000平方米的厂房,专门翻新并存放自己收来的老爷车,其中有1886年世界上第一批生产的奔驰,也有1908年问世的福特T形车,还有1958年的第一批中国自产的红旗。伏尔加、甲壳虫、吉姆、雪铁龙、劳斯莱斯等各个品牌、年代的车,他一共收藏了一百多辆。

黄宗敏与老爷车的结缘颇为意外。1991年,他受香港一位收藏老爷车的朋友之托买一辆红旗。当时,只有级别很高的官员才坐得了红旗,黄宗敏通过很多关系才买到一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翻修完后,朋友却资金短缺,买不了了。

那车很漂亮,我自己又花了很大精力,看着很喜欢就留下了。黄宗敏告诉《第一财经》,那次意外成了他收藏的开始。老爷车不是个简单的代步工具,而是工业革命产生的能扩大人类生活空间的动态艺术品。  在由ChinaRendez-Vous主办的BundClassic尊驰盛汇2014上海老爷车博览会上,黄宗敏带来了五辆他翻新并收藏的老爷车,也带来了他的收藏故事。

打造艺术品

这次博览会上,黄宗敏的一辆奥迪1000SP荣获评委会主席奖。这辆小巧精致的双座跑车,车身较低,后部呈尾鳍状,既减少了行驶阻力,也带来了灵动的现代感。1958年,这款车问世时,曾被媒体称为迷你版的福特雷鸟。车身上光洁的天蓝色蕴藏的高贵典雅,总让人忍不住遐想。

我买下它的时候,它只是一堆废铜烂铁。黄宗敏说那是一个德国朋友的礼物,当时那位朋友带来三辆报废的车请黄宗敏翻新,奥迪1000SP便是其一。结果修完后朋友不要了,黄宗敏便留了下来。

每拥有一辆老爷车,黄宗敏首先看车上的铭牌,根据这唯一可靠的线索去追溯车的年代、生产国家,研究当时车的内部机械部件是怎样的构成。把所有需要补充和翻新的部件列出表格,再分别研究要去那个国家找,以及找到的概率有多大。

和一般车的维修完全不同,老爷车翻新要把所有东西规划起来做分析报告。检验、统计,满世界去采购各个配件。找不到就要自己加工,慢慢自己做。黄宗敏说,一辆1942年版的美国派卡德快船车的前盖他就请工人手工敲了八个月。

翻新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个令人极其头痛的问题,很大一个框架都是空的,究竟是个什么部件在这个框架中需要自己去想。即使幸运地找到图对照,也不知道具体的生产数据。一个部件的长宽高往往需要收藏者自己按照图的比例去研究。为了透彻掌握每种老爷车的历史和结构,黄宗敏研究过大量的书籍,光是买老爷车技术参考的书籍就花了两百多万元。

对于那辆奥迪1000SP,翻新是个格外艰难的工程。它的发动机是德国的老式三缸发动机,半个世纪前就停产了。黄宗敏说,每个部件的寻找都费尽周折。去一次拍卖会,可能只找到一根对应的连杆,再接着不断从各个供应商那里看是否有合适的老爷车部件拆卸下来,买回去安装。用了近三年时间,黄宗敏才找齐了那辆奥迪1000SP的部件并翻新成功。

事实上,收藏老爷车不见得一定要自己翻新,可黄宗敏特别享受整个翻新的过程。

买了翻新好的,与自己做的成就感完全不同。买的时候是破铜烂铁,翻新好展现在面前的就是个艺术品。翻修的工人不是修理工,而是艺术家,是在打造艺术品。翻新并收藏老爷车的20多年来,黄宗敏感到自己在不断变得丰富。每一辆老爷车都有故事,是谁设计,当年在那个国家,被谁买走从第一眼看到老爷车开始,你就会有很多联想,然后再去翻新,这是个丰富的过程,让你有很大的心灵上的满足感。

情怀与态度

在黄宗敏看来,每个品牌的老爷车都有它不可替代的精神地位:红旗传达中国文化精神,劳斯莱斯象征贵族大气,奔驰诠释精致品位

国内老爷车的收藏渠道比较有限,黄宗敏会格外重视每一个能找到车的渠道。遇见了,不错过,是黄宗敏对待每一辆老爷车的态度。他曾经在东莞遇到一家公司倒闭,知道那家公司的老板是香港人,带到内地十几辆老爷车,他便一次性买下了那香港人所有的车。

另外,他也会注重那些流落民间的老爷车。只要听说那里有,他会第一时间全力追踪车的信息。甘肃、青海、新疆、西藏许多偏远地区工厂、部队、电影基地等废弃的老库房,黄宗敏都一一探访过。十几年前,他在汽车修理厂听驾驶员说有台吉姆报废在都江堰,他立刻就打听着去找了。

越是偏僻的地方,越可能有。那时我干劲大得不得了,开会时听别人说有车,我马上休会去找车。黄宗敏说。然而,并不是每次追踪都有收获,他曾经在哈尔滨追到一辆苏联的老爷车,黄宗敏和卖家交涉了一年,卖家把价格从20万涨到160万,最终不卖了。

最终当然会觉得遗憾,但这也是无法避免的问题。为了找到好车,都值得。20多年来,黄宗敏几乎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奉献给了老爷车。他把这种投入理解为收藏者对喜爱之物的强烈占有欲。当然,占有绝不仅是为了拥有藏品本身,由藏品身上习得一种生活态度才是最有价值的。

美国圆石滩一年一度的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老爷车评选是黄宗敏每年必去的活动。如今他已经坚持了13年。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老爷车发烧友们对车的热爱深深感动着他。他看到过一家人穿着20世纪初的服装开着老爷车出行,结识过106岁还开着自己的老爷车去参加评选的老人,还认识了一群七八十岁了仍然坚持每天修老爷车的人。

老爷车不像现代汽车那样讲求速度,而是追求美感,传达着一种生活态度。年迈的人甚至以每天坚持翻修和驾驶老爷车来锻炼脑力,让自己健康长寿。它是一个可以陪你慢慢变老的伙伴。有一次,黄宗敏在巴塞罗那,一早起来惊喜地发现酒店外的广场上全是甲壳虫。那是一个甲壳虫车友会集会,他们并不都是有钱人,但都能参与收藏,这是他们的生活,很感人。

黄宗敏平时开着SUV上班,周末一定开着老爷车带家人一起休闲。未来,他的理想生活就是在成都组建一个老爷车队,每周日在府南河边开一圈,再请大家吃个早茶,边吃边聊聊老爷车、聊聊生活。

液压机械/部件
心情日记
涪陵律师事务所收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